白居易经典爱情诗,不是长恨歌,却把爱情写得痛彻心扉,流传千年


银河滚烫,跨越数亿光年,照亮了这座小楼的雕花木窗。每次错过都比夜晚长。

一年是28岁,这只是青春。例如,在初夏,当城市里到处都是柳絮的时候,一个人应该整晚看着江南的繁荣,但是一个人不能不叹息。我父母已经订婚,要把她许配给一个我以前从未见过的陌生丈夫。但她已经有心上人了。她很沮丧,风不明白,月亮也不知道。她应该告诉谁?

那天晚上,一架悲伤的竖琴在远处摇摆。

花儿在后院盛开。她走过这里,但她不想享受它。

绿色的藤蔓不知不觉爬上了秋千。它被弥漫的香味包裹着。思念在悄悄增长。她坐在被墙隔开的秋千上,听着熙熙攘攘的街道。是卖花的女人和餐馆里的位客人制造了这样的噪音,增加了她的孤独。

摇摆,带着她,向上摇摆,越来越高,视线一次又一次越过高墙。

突然,她的眼睛亮了,她看到他骑着一匹白马,好像他还年轻。那一天,在早春的雨巷里,他头上顶着一片荷叶,用最稚嫩的话语许下了一生的愿望。

那一刻,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去,要跟随他,无论风有多远,要一起旅行。

井底银瓶,唐白居易,井底银瓶,银瓶要用钢丝绳切断。石头上的玉簪子,玉簪被磨得粉碎,但从中间折断。花瓶玉簪怎么会掉到井底的玉簪里?就像我和和君的分别。当谈到一个家庭的过去时,人们说在运动之间有一个美丽的影子。头发梳成一个漂亮的发髻,像秋蝉的翅膀,将眉毛像遥远的群山一般婉转动人。在后花园一起谈笑风生,我这个时候还没见过和君。我在矮墙上玩着青梅树枝,绅士骑在柳树边上的白马上。我在墙上你是我的至亲,一见先生就知道已经心碎了。知道断肠之心想对着和君说话,君南伸出手指了指松树。感觉那颗心就像是一颗松柏,暗想着要跟王上结一对桓。当你五六点回家时,你的父母经常有话要对我说。官太太是老婆,私奔是妾,没有资格参加家庭崇拜。终于知道,国王的家不能住,但不要离开家,但没有地方。我没有父母吗?我的家乡也是一家人。因为和君私奔了这么久没有跟家乡通消息,现在悲愤羞愧不能回家。为了君,但是一天的婚姻,却耽误了我一生的幸福。以我的经验,告诉年轻人对女儿的爱,一定要小心不要轻易让一辈子。

当他得知她已经订婚时,他非常担心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带走她。因此,他跨上马,停在挡住他爱人的院墙前。

突然,秋千越过了墙,她站在墙上,想着她和她儿时的朋友。

彼此一瞥胜过千言万语。

他骑着一匹白马,张开双臂。

她站在墙上跳了起来。

街道在大量下跌后瞬间变得平静。

她投入他的怀抱,他温柔地笑着,他的指尖拂过她坚定的眉毛。

这条路,这座城市不再是两个人的地方.只是,为什么害怕?

一匹快马,踏着初夏浓密的树荫和飞舞的柳絮,无畏地奔向城门。

她轻轻地把它贴在他的背上,听着他急促的心跳,但她的心不知何故平静了下来。

在那一天,他和她,远离尘世间,没有遗憾,没有恐惧。

那天晚上,他和她追逐着灿烂的银河,都闪耀着星星的光芒,随着荧光起舞。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尽头,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死亡孕育生命。七国,子承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