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堪称年度最烂,杨子被讽不如毕志飞,不怪演员怪导演太差


首先,让我们谈谈脚本层面的巨大问题。这六组人和动物的故事有他们自己的问题,但综合起来,问题是根本没有气氛,也没有现实感。作者给人的印象是他生活在一个奢华的“小时代”空间。一部现代故事片,要打动人,首先必须有真实的情感价值,剧中的故事,如果是真实的,甚至是真实的艺术。相反,在这部《宠爱》中,主角都过着“天堂与人间”的生活,他们与宠物建立的联系都是编剧想象出来的,没有真实的基础。

当然,《宠爱》最大的问题是它过分追求郭敬明的“小时间”奢侈,忘记了电影的责任,呈现现实主义的艺术。没有这最基本的东西,那些人和小动物之间所谓的感人关系只是一只猫哭老鼠。然而,被这种严重缺乏现实所感动的粉丝只能说是生活在“小时代”的可爱孩子。

就具体的剧本安排而言,这六个故事更像一个故事,都是喜欢宠物的人,而“另一半”不能抱着宠物。钟汉良和杨子山、陈伟霆和钟楚溪、檀健次和菅直人青子的故事特别相似。事实上,这已经构成了情节的严重重复,这是写作技巧中的一大禁忌。这些故事构成了一部电影的剧本。如果复读主线之间有如此严重的矛盾,在一年级戏剧系的期末考试中,你甚至得不到及格分数。事实上,我们的电影制作人带着这样一个新生和失败的剧本,邀请了许多明星来拍电影。

剧本情节的严重重复也直接导致剧本情节的无限再现。一半像宠物,一半不能养宠物,这导致了各种重复的冲突。这种剧本写作技巧使整部电影的叙事动力完全丧失。在一个桥段和下一个桥段之间,甚至成为可以互相替换的内容。大量的系列故事出现,使得《宠爱》成为一部催眠电影。

除了导演的问题。《宠爱》基本上可以作为教学案例电影,供差导演纠正错误。导演在《宠爱》中的问题是多方面的。让我们直接谈谈最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相机叙事能力太差,连贯性严重不足。第二个问题是这幅画的构图缺乏基本的审美意识。《宠爱》的内部场景仍在控制之中,因为它是为拍摄而建造的。然而,电影中大量的室外场景和空旷场景都是丑陋的,而不是美观的。尤其是青岛的航拍镜头被导演变成了恐怖电影。

第三个问题是导演在道具上的“所有谷物都是平等的”。改革以来,我们的许多孩子出国学习,但他们缺乏中国文化的基本知识。这些孩子长大后,他们经常做“想念中国,不出国”的事情。《宠爱》年,于和伟先生扮演的角色真诚地“讽刺”另一边的食物不如他在山东青岛吃蔬菜沙拉时吃的好。这是典型的“中国小姐和外国小姐”。导演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蔬菜沙拉”道具是错的吗?也许,导演是故意追求一种“小时间”的胡说八道。

第四个问题是导演甚至没有考虑基本的拍摄季节和情节季节,他愚弄了观众。在吴雷和张子峰的故事中,时间和地点被命名。时间是高中入学考试前100天,地点是青岛。我查了6月11日开始的青岛高中入学考试的在线时间。一百天前,即3月1日之前或之后。然后,我在三月份检查了青岛的气温情况。结果表明,青岛3月份的平均气温在4~10度之间。

熟悉北方气候的粉丝们都知道,此时的青岛,在这个温度范围内,仍然处于刚刚结束的冬季,没有办法实现满树、大叶子、红花和绿草。在后来的情节中,有一出戏,张子峰站在高台上,对着吴磊的角色大喊大叫。在这部戏中,张子峰身后的梧桐树已经结了球形的种子。显然,这个赛季应该围绕着一个大球。考试前一百天,突然是秋天。导演《宠爱》缺乏常识的基本概念。让拍摄季节尽可能与情节季节一致是导演的基本作业。一旦拍摄季节不能与情节季节相对应,尽量减少情节季节。避免最基本的合谋是导演的基本职业素养。

继续谈论编辑。《宠爱》是六组故事,故事之间没有有效的联系。因此,在剧情开始时,基本上有半个小时左右,有几个故事正处于艰难的过渡模式,有自言自语,也有自言自语。为了建立联系,剧情终于不遗余力地让这群人出来抓一只流浪狗。作者和导演的粗心直接导致了编辑混乱。在后期编辑中,没有办法弥补前期的错误,只能犯错误,这样各桥段之间的基本连接就可能丢失,只能进行硬拼接。

事实上,《宠爱》中的故事都站不住脚。流浪狗可以自由进出青岛的高档住宅区,并且可以自由活动三年,这本身就是对城市生活缺乏基本的了解。《宠爱》给粉丝的感觉可能是缺乏常识。事实上,就目前而言,导演不用担心学习基本的拍摄技巧,甚至剧本创作的基本技巧。他应该活得轻松自在,补充他的生活常识。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