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普家居“赌徒”姿态尽显:低价买入优质资产 高价兜售烂摊子


沪深资本集团修远

《金证研》/研究员唐颖李李鸿/编辑

澳普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普家居”),号称“世界上最棒的浴霸”,最近“想尝试”在资本市场上发起冲击。这次在市场上,澳普主页提交的“答卷”并不令人满意。

“增强”澳普主页通过频繁的资本运营逐渐“攫取”经销商的话语权。在关联交易中,OPU房屋可能被怀疑通过低价购买优质资产和高价出售“烂摊子”来粉饰报表。

同一根弦上的“蚱蜢”品牌声誉受损

成立于2004年。澳普家居(Opal Home)主要从事浴霸、集成吊顶等家居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Orp Home号称“国内家居行业的领先品牌”和“成千上万家庭的优秀空姐”,上市后可能会面临许多考验。

招股说明书显示欧泊家居未来将继续专注于“欧泊”品牌,并将继续为整个家居开发新产品类别、新鲜空气系统和智能控制系统,使欧泊成为拥有全系列产品的主要家居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欧泊家居品牌“欧泊”可能有名誉受损的风险。

据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政府公开信息,椒江区市场监督局2018年流通领域浴霸检测结果公示中,7种商标为“OPU”的浴霸产品中有4种和杭州OPU电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OPU电器”)生产单位不合格。

根据招股说明书,澳普电子是澳普家园的附属公司。为了解决同行竞争和关联交易的问题,澳普家园于2016年从澳普电气(Opal Electric)购买了其所有注册和应用商标权。

也就是说,因为商标权属于澳普家居,所以带有“澳普”商标的产品质量没有通过抽查,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澳普家居“澳普”品牌的形象。

以低价从关联方购买高质量资产,以“攫取”经销商的话语权?

《金证研》沪深资本集团发现澳普置业在历史上收购过许多经销商,或者“有意”拥有发言权。

招股说明书显示,杭州成龙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成龙”)最初是天主事工会余巴网上经销商之一,也是天主事工会的关联方。

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6年到2017年,杭州成龙将成为Opus Home最大的经销商客户,Opus Home的销售额分别为8551.9万元和9703.75万元。

为了减少关联交易,澳普家园于2017年12月收回了杭州成龙的分配权。

2017年,杭州成龙净资产为1.166823亿元,注册资本为50万元,2017年每股净资产为233.68元。2017年12月15日,澳普家园收回了杭州成龙的经销权。购买价格仅为1240.8万元,每股购买价格为24.48元。

收购完成后,工商市场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杭州成龙并未改变其实际控制人。根据招股说明书,杭州成龙不再开展实际业务。澳普家园以如此低的价格收购高质量资产,可谓“赚大钱”。

不仅如此,近年来澳普的家庭经销商变化频繁,或者他们想“攫取”发言权。

根据招股说明书,澳普家园对经销商有相对严格的要求。至于合同任务保证金,经销商在上半年没有完成销售任务,澳普家居(Opal Home)将在下半年向经销商收取保证金。如果经销商未能在下半年完成销售任务,该年收到的合同任务保证金将不予退还。如果经销商未能在下半年完成销售任务,该年度收到的合同任务保证金将不予退还,并在下一年上半年继续收取保证金。

至于定金金额,2015-2017年签订合同后,澳普家园将向经销商收取1万元,2018年合同定金将提高到2万元。

近年来,澳普家园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澳普家园(Opal Home)以高价向相关方出售“烂摊子”,澳普家园可能会继续美化声明。

2017年5月5日,澳普置业与其关联方澳普电气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澳普电气接受了澳普置业持有的成都尹倩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尹倩”)的全部股权,并进行评估。截至2017年3月31日,成都尹倩净资产374.24万元,预计价值6151.6万元,增长5778.92万元,增长15.44.16%。

不仅溢价很高,成都尹倩似乎还是一片“烂摊子”。

2017年,成都尹倩的总利润为-934.6万元。眼睛调查和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成都尹倩银行的社会保障缴款为0。

根据成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2019年3月25日发布的关于近期房地产市场秩序专项检查的通知,成都市尹倩违反了成都市房地产市场监管政策,并被成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通知在销售现场发布“无限购买”、“无限贷款”、“无摇号”等广告词,意在爱非成都项目和代理店。

问题还没有结束。2017年4月5日,澳普家居收购杭州澳普布鲁尼厨房卫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博洛尼”),杭州博洛尼是澳普家居的关联方。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截至2016年10月31日,杭州博洛尼亚拥有的综合厨房业务相关资产的评估价值为1931.78万元,交易对价为2355.97万元。2017年,杭州博洛尼亚净资产为3788.59万元,净利润为449.17万元。

2017年6月21日,杭州博洛尼更名为杭州企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企业”),变更后,其主营业务不再与Ope Home相同或相似。

然而,收购完成后,杭州企业似乎“崩溃了”。

2017年,杭州普瑞斯净利润为449.17万元。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降至-87600元。此外,杭州普瑞斯的子公司杭州东丽服饰有限公司亏损,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3985000元和-120800元。

不仅如此,根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旁观者清的数据,从2016年到2017年,杭州市社保缴费人数分别为112人和2人。然而,2018年,由于未能按时发布2018年度报告,杭州企业被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业务异常。杭州普锐斯的上述经营状况意味着天主事工会可能管理不善。

低价购买优质资产,高价出售“烂摊子”,并“攫取”经销商的话语权,澳普的“赌徒”态度得到了充分体现。此次上市将面临诸多考验,《金证研》沪深资本集团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