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党的决定我从没有含糊过


中华民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我从未对党的决定含糊其辞

新华社北京9月29日电(记者李友)中华民国勋章获得者、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为国家利益默默耕耘,投身科技研究60多年,为核潜艇的发展和跨越式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最近,黄旭华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

以下是采访的文字记录:

新华网:当你得知自己获得了共和国勋章时,你有什么感受?

黄旭华:我感到幸运和兴奋,但是我也感到很大的压力。我的工作是集体产品。我只是一个代表。我总是记得感谢党、政府和与我一起工作的同志们。这是他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经常说我是集体的一员,站在我的岗位上,和每个人一起做好工作。荣誉属于每个人,属于集体,而我只是一个代表。

新华网:你在入党申请书上写了这样一段话:“党需要我抽干一次血,我会去做的。如果党不需要一个排水沟,而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排水,直到它用完,我一定会这样做。”现在回头看这句话,你的感觉是什么?

黄旭华:我记得当我入党成为正式党员时,我重申了这句话,表达了我的决心。因为入党后,我准备按照党的要求,把我的一生献给党的事业。我没有别的想法。现在想一想,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慢慢流动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不像流光,温暖的产生已经结束。回顾过去,从入党到现在,我对党的决定从来没有含糊过,也没有向党提出过任何个人要求。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一直记得这件事直到现在。

新华网:新中国成立70周年,你认为有什么伟大的成就?

黄旭华:新中国成立70年来,它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单看造船业,解放前造船厂的任务主要是拆船。现在不同了。核潜艇和航空母舰正在建造中。从造船业的角度来看,这些变化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国家已经从站立起来,变得富有,变得强大。这个飞跃非常感人。

新华网: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核潜艇?

黄旭华:核潜艇和我最初的“科学救国”的愿望完全结合在一起,用来制造飞机或军舰来抵御外来侵略。他们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我非常喜欢它。居里夫人说,要反对原子弹,首先你自己必须有一颗原子弹。你自己没有原子弹来反对别人,他们根本不听你的。1964年原子弹爆炸成功时,我国发表了一项声明。我们发展核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我们永远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如果有人用核武器攻击我,我会坚决反击。另一个家庭袭击了我,我想要报复。首先,我想保护自己。第二,我想要有力量和力量来报复他。那是什么?核潜艇上。要反对原子弹,必须有原子弹。我想补充以下一句话:有了原子弹,我国必须拥有核潜艇。我要求我尽最大努力和你们所有人一起做这件事。

新华网:你是世界上第一个由核潜艇总设计师进行深潜测试的人。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黄旭华:因为我们在国内外生产的所有核潜艇都是中国自己制造的,而且没有任何设备、材料和管道是进口的。从我自己的观点来看,我是肯定的。为什么?我给自己的设计留了相当大的余地。在施工过程中,我经过了严格的检查。我也做了及时的回顾。我完全有信心。然而,还有一点,有什么超出我的知识吗?我还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险。最可怕的是这个。我该怎么办?我只能接受它。在深潜过程中,如果有异常现象,我可以帮助立即采取措施,防止错误的扩大。

人们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也是。严格来说,这也叫“怕死”,贪生:珍惜我的生命;对死亡的恐惧:

黄旭华:我已经95岁了,不能像其他人一样站在第一线。我把自己定位为啦啦队员。啦啦队员在做什么?为了鼓励和支持每一个人,年轻人,尤其是那些从事新技术的人,经常会遇到许多困难和挫折。我们的老一代有责任支持年轻人。

我想弥补我欠父母、妻子和孩子的债务,但这是不可能的。当我离开母亲时,我答应她经常回家。从那以后,我有30年没有回家了。我没有遵守这个承诺,但是我遵守了我对组织的承诺,那就是,绝对保守国家的秘密。我做到了。因此,虽然我有很多遗憾,但我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