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191话:村田用3种方法唤醒炭治郎,无惨是激将法的刺激法


《鬼灭之刃》卡通的第191句已经更新。这句话比战争情况更悲惨。幽灵杀人队对吴蓓发动了全面进攻,但被吴蓓用更快更强的方法打败了。幽灵猎杀队伤亡惨重。与此同时,在俞士朗给他注射了大量的药物后,谭志朗终于有了轻微的脉搏。俞希罗理应成为一名与朱轼一起学习医学多年的亲密弟子。他立即断定,坦兹朗已经被袭击了一段时间,没有遭受痛苦。形势非常糟糕。如果剂量不增加,致命的有毒血液的危害就无法抑制。虽然注射大量的药物也会对坦之郎的身体造成伤害,但两种力量的相互伤害会小一些。玉石朗只能给痰湿朗剧烈的药物。

村田闲着无聊,做着一些小动作。正在关注坦兹朗治疗的俞希罗发现事情不对劲,并斥责了村田。你在做什么?村田一脸委屈地回答道,我想让谭次郎松开握刀的手。村田也是出于好意,谭次郎的手长时间握着刀,血液循环不畅,不利于身体的恢复。本来按照村田的意思,只要轻轻一碰,谷川就会松手,却发现谷川尽管失去了知觉,但他的本能仍然是指挥他的手不要放下日轮刀,这是斩杀恶灵的必要武器。

俞士朗在给谭志朗急救后对自己说,这家伙还有斗志,否则他就不会一直拿着日本车轮刀。石朗越靠在炭朗的脉搏上,慢慢地感觉到炭朗的脉搏微弱地跳动着。村田明白丹吉罗在这场战斗中的重要性,并试图迅速唤醒丹吉罗。他尝试了三种方法,但都是口头方法,起到了刺激作用。

第一种方法告诉檀子朗,天快亮了,檀子朗应该很快醒来。谭志朗对早晨的潜意识反应不够强烈。如果早晨来临,鬼魂被太阳照亮,它肯定会消失。谭志朗的潜意识会认为战斗已经结束。

第二种方法告诉坦兹朗,杀鬼小组已经把无痛苦者推向了绝境。村田的描述非常抽象,将“不吝啬”推向了僵局,这表明“杀鬼队”显然具有优势。谭志朗的潜意识无法醒来。毕竟,谭志朗的毒血并不吝啬,他的半边脑袋开始腐烂,他还活着真是个奇迹。

第三种方法,村田很不愿意。他直截了当地告诉谭志朗,他将不辞而别。这种方法非常有用,而且切中要害。如果我们让他无痛苦地逃脱,今天杀鬼队付出的代价将是无效的,死去的士兵和纵队都将白白死去。村田的刺激方法真正唤醒了谭志朗。坦兹朗的潜意识一定不允许他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逃脱。

Tanjiro知道,400多年前,正是因为悲剧的分裂和逃亡,袁遗没能在没有悲剧的情况下杀人,接下来的时间处于被恶灵统治的黑暗之中,这导致了他的家人被恶灵杀害。因此,当他一听说自己要无痛苦地逃跑时,他就醒了。他睁开了他的左眼,它没有被损坏,他的眼睛闪烁着惊人的光芒。

村田的刺激方法都是基于无痛苦的条件,因为他知道丹吉罗伤得太重,利用队友的伤势或其他条件来刺激无痛苦不能起到有效的作用。只有没有痛苦,才能激起坦吉罗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