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女婴哭看台湾丑陋的选举文化


  台湾选举文化在过去30年来从来没有进步,反而有进一步恶化。22日,国民党2020参选人韩国瑜因安慰一名大哭女婴,并亲吻女婴额头,引来民进党网军挞伐。

  首先是一名姜姓医师在网上将长满袍疹的婴儿照与韩国瑜抱女婴照放在一起比较,并且称是“卫生教育”。与此同时民进党民意代表管碧玲则称“孩子不是被大人逗弄的玩具,对很小很小的孩子要尊重,报娃娃之前要先试探,娃娃哭了,不能硬抱,更不应该让娃娃哭着照相。”。

  事后女婴父亲王先生在23日发出手写声明称,对于韩国瑜非常不好意思,并感谢韩国瑜在过程中有尽力安抚他女儿。此外就全程画面观察到,是女婴母亲亲自将其抱给韩国瑜合照,而非特定媒体和政客所说的“硬抱”。

  现在,孩子父亲也考虑对医师提告,并对韩国瑜的困扰感到抱歉,但是台湾的媒体舆论和网上舆论却依旧不放过韩国瑜。笔者作为一名父亲,看到如此闹剧,再看到台湾政客和媒体的乱象真的是非常愤怒和遗憾。每逢选举时,就可以直观看到台湾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如此的轮回真的对台湾好吗?对于台湾的下一代是健康的吗?这样的制度、这样的媒体乱象真的好吗?

  平心静气看这件事情,不仅体现了台湾恶质的选举文化,更直接体现民主的失能。所谓的“选举”不是要选贤与能吗?但如今政客们为了当选不择手段,正是他们的成功当选,直接造成了台湾的治理失败。所以说,台湾这套民主制度真的生病了,所有台湾同胞都要好好反思:这样的政治制度、这样无限轮回内耗的社会,真的是我们要的吗?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